新闻频道 >冰点 >正文

上海疫情下的中考生-凯发k8官方网娱乐官方

作者:魏其濛 来源: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年04月30日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魏其濛

今年3月以来,上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复杂艰难,全市分级分类封闭管控已超过1个月。与2020年不同的是,自3月12日全市中小学改为线上授课至今,恢复线下授课时间尚未确定,中考体育科目调整为统一按满分15分计入总分。

按上海市中考原计划,5月中旬、下旬将分别举行物理和化学实验操作考试、外语听说测试,6月中旬举行其余科目笔试。中考能否按上述时间表进行?以什么形式举行?考题难度会不会调整?孩子上网课能保证效率吗?整天看电子设备影响视力怎么办?……

为了解上海疫情下中考生的真实情况,记者对上海市区和郊区的多位初三学生家长、教师、校长进行了访谈。

图自上海市教委官方微信公众号

“不确定性”是焦虑的最大来源

静安区某公办中学的初三考生家长孙哲告诉记者,女儿前几天刚刚在线上完成了期中考试:老师把试卷提前半小时发给家长,家长给孩子打印好,打开摄像头,老师看着每个孩子到点开始做题、到点请家长收卷,家长将试卷拍照传给老师批改。

孙哲的女儿正在上网课。受访者供图

“前段时间老师比较有信心,觉得5月中旬会进行第二次模拟考试,但目前看有点困难,学校到现在还没有统一的说法。如果到时候网课还没有结束,也只能按照这个模式考。”孙哲说。

孙哲认为,今年的线上教学相比2020年的措手不及已有很大改善,学校安排的网课井井有条,教师对学生的指导有针对性,女儿平时也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,因此他并不担心女儿的学习状态。他所在的家长群,大家讨论最多的问题还是中考“怎么考”和“什么时候考”。

他说:“家长们有各种猜测,有的说如果疫情不能有效控制,是不是把孩子固定在一个地方,让家长陪同考试?有的猜测,实验考试会不会和体育考试一样全部给满分?有的说反正中考全市都一样,6月份考不了,7月考也行,不过是早晚的问题。还有的说考不考无所谓,用一模的成绩作为参考去录取也行。”

一位中学校长觉得,目前让她最忐忑的地方就是在线课堂检测问题。“我每天巡课、听课,我个人对于在线考试的效度、信度心里还是挺打鼓的。说实话,虽然现在的孩子都很好,但我们不敢完全信任他们。还是希望能线下考试,面对面地看看他们的真实水平到底怎么样,尤其是小部分让教师比较担心的学生。”

这位校长坦言,理化实验操作考试、外语听说测试也让教师们感到焦虑。“目前还不知道这两项考不考、什么时候考,但我们实验课还是在上。在线课堂里的实验课,孩子只能看、不能操作,真是隔靴搔痒。英语听说也存在类似的问题。”

部分家长:孩子课业多,大人负担重

在采访中,几位中心城区的初三考生家长都表示,虽然今年有“双减”政策,又是上海中招改革第一年(优质高中将拿出更多名额分配到各区和各个不选择生源的初中学校,学生将在中考后填志愿、参加高中学校综合测试等),但考生“卷”的程度不逊于从前。在受到疫情影响的“网课时代”,部分家长觉得孩子的学习压力更大、家长的负担更重了。

米丽的女儿和孙哲的女儿是同班同学。米丽觉得,虽然这两个孩子成绩都不错,但今年的中招新政给她们带来更多负担:“以前不需要考道德与法治、跨学科案例分析和历史,只要研究语数英理化就行了,现在考试科目更多,孩子每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都在上网课,中午只能休息1个小时,晚上扒两口饭又去房间写作业,每周三晚上还要一对一补物理课,压力太大了。”

米丽的女儿正在上网课。受访者供图

米丽说,女儿班上的同学基本都是择校来到这所初中的,家庭普遍注重孩子的教育,孩子也都比较乖,不需要家长太操心,但最近孩子的备考压力太重,让她很想“吐槽”:

“一是体育中考取消了,孩子会把时间尽量节约出来去备考。我家女儿已经在家封了50多天,没办法出去到操场上走一走,每天只知道刷卷子,眼睛非常疲劳,每天晚上眼睛又干又疼,要用滴眼液。但是作为家长没有办法,因为竞争太厉害了。”

“二是我们家长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。疫情期间封控在家,孩子爸爸所在的服务型行业受影响很大,我们天天还要承担翻倍的柴米油盐支出。”

但米丽同时也庆幸,网课给孩子学习状态的影响具有两面性:对自制力强、家长管得住的孩子来说,上网课后孩子的成绩会进步;而那些管不住自己、容易使用电子设备看视频、玩游戏的孩子,成绩可能会下降。“毕竟孩子还小,自控能力有限,作为家长我们一直很负责任,把孩子的电子设备上除网课以外的app全都禁掉了。”

教师工作量翻倍,但进步很快

周娟娟是浦东新区一所公立初中的初三数学老师,同时也是一个初三男生的妈妈。学校改为线上授课以来,她的心态有些矛盾:作为家长她感到焦虑,心疼孩子课业负担重;作为班主任,她非常注重对学生和家长的心理疏导,建议家长要给孩子一定的空间、不要把焦虑传递给孩子。

近日,初三学生家长和教师的双重身份,让周娟娟感到身心俱疲。她介绍说,与2020年不同,学校不再使用市里统一的“空中课堂”,全部课程都由任课老师教授,课程表和线下教学保持一致,这能让学生感觉到熟悉、亲切;同时,学校每周开一次班会课,用师生聊天、播放心理类讲座等方式帮助孩子舒缓压力。

周娟娟的学生正在上网课。受访者供图

“我们老师都很期盼能早点回学校上班,上网课太累了”,周娟娟感慨说。她告诉记者,在线教学期间,教师上课的工作量没有减少,不能和孩子们面对面交流、开开玩笑,感觉师生距离都拉远了。同时,教师批改作业的工作量大幅增加:“学生传来的作业照片有时候很模糊,要转过来倒过去好几次才能看清楚;订正后的作业也要再传过来批改一次,比在学校复杂得多。我负责2个班将近100位同学,屏幕上批作业比批本子慢很多,最近每天晚上批作业都要忙到凌晨,说工作量翻倍一点不夸张。”

关于教师工作量增加,奉贤区汇贤中学校长余雪梅也有同感。“授课教师要花更多时间在批改作业上,很费眼睛;班主任和导师在管理、联系学生上花的心思也更多了。网课期间我们加强了巡课和听课,截止上周,行政老师巡课、听课共1100多节,发现其中的亮点和问题,通过经验分享会传递给授课教师。比如我们注意到学生如果不好好上体育课,注意力、记忆力都会下降,于是马上加强了体育课的质量,在网上找各种有趣的视频让学生跟练。”

余雪梅和教师们开工作会议。受访者供图

余雪梅注意到,学校的教师群体,尤其是年轻教师学习能力很强,在授课和管理方式上进步很快。“比如我们有的年轻教师在线下可能管不住下面学生讲话什么的,但在电子设备上,就可以用小游戏、抽奖等技术手段吸引学生的注意力,很快就把学生‘带入’了课堂。班主任们还自发搞了线上晚自修室,学生一起在摄像头前做作业,老师则批改作业,这个自修室很受学生和家长欢迎,百分之八九十的孩子都参加了。”

面对中考,淡定和底气来自哪里?

在记者采访的多位家长中,杨浦区某公办中学初三女孩的家长宋清是相对来说最“淡定”的,她的女儿不补课、每天晚上10点半前睡觉,还保持着每天运动和参加家务劳动的习惯。“我听了学校介绍的心理疏导课,现在觉得大家能平稳地把考试考完,就是最大的胜利了;再说今年又有中招改革和普职协调发展的新政策,所以我不担心孩子的学业。”宋清说。

宋清听的心理疏导讲座截图。受访者供图

事实上,在记者采访宋清当天,她的母亲刚刚被确诊了新冠肺炎,她本人也在近期患上了带状疱疹,刚从医院就诊回家。“多少有些焦虑吧,但转念一想,学校的网课安排得很周到,女儿的学习习惯也不错,我们家长做好生活保障、顺其自然就好,没必要说一些传递焦虑的话给她压力。”谈起这些,她的语调相当平稳。

在宋清看来,学习是一辈子的事,中考也不决定人生未来的前景。“我和孩子爸爸都是同济大学硕士毕业,从事工程设计行业,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,总感觉到终生学习的重要性,也是这么教育女儿的。由于工作忙,我们除了听班主任的建议,约束孩子使用电子设备,其它都没怎么管。”

宋清的女儿在参加线上升旗仪式。受访者供图

在采访中,几位教师和校长都给出了类似的建议:中考毕竟是全市统一的区域性考试,对所有人是公平的,没必要过分焦虑;家长做好后勤工作,不要给孩子太大压力;受疫情影响,今年的中考很可能类似2020年中考,会更侧重基础,建议孩子稳扎稳打地复习。

奉贤区肖塘中学校长夏君分享说,该校一直注重培养学生阳光、感恩、独立、自信、善思、合作等能力,强调培养学习习惯与学习力;近期,学校毕业班的老师特别关注各类“临界生”的学习状态,根据他们的能力布置分层作业、提供针对性辅导。在他看来,初三学生家长首先要了解今年中考的政策,根据孩子的喜好与“最近发展区”选择去向;备考时,一般性的补课是没用的,有问题主动问老师,可以帮助孩子梳理学习上的疑惑、知识再构,一步一个脚印做好复习,以积极的心态迎接中考。

余雪梅给考生和家长列出三条建议:一是保证课堂效率,不懂的地方去看回放,或者请教老师;二是保证作息规律和睡眠时间,除学习外尽量不要再接触电子产品;三是注重体育锻炼,保证注意力和记忆力“在线”,家长最好多给予孩子陪伴和交流。

(根据受访者要求,文中考生家长均为化名。)

【责任编辑:从玉华】

“青春元宇宙之家”什么样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-04-29 10:55:47
中青在线2022-04-28 11:12:35

快登上“青春号”飞船,探索青春元宇宙基地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-04-28 16:47:43

探索青年文化大数据 解锁青春元宇宙密码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-04-28 22:33:52

从文字到数字,和青小豹开启“青春元宇宙”

中国青年报客户端2022-04-28 17:15:45